为了准时配送,外卖小哥“飞驰”在大街小巷已是常态,因此导致的交通事故也屡见不鲜。

如果外卖骑手送餐途中撞伤了路人,事故责任该怎样划分?是否应由平台方承担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外卖员并不是直接与外卖平台建立雇佣关系,而是签约在第三方公司名下。也就是说,虽然从外卖平台接单,但外卖平台并非骑手的雇主。

外卖小哥送餐途中撞伤路人

吴某某是杭州合一物流公司外卖配送员,发生交通事故时正在送外卖途中。上海拉扎斯公司与合一物流签署的《蜂鸟配送代理合作协议》约定,拉扎斯公司通过运营“饿了么”平台为合一物流提供订单,合一物流按照拉扎斯公司制定的业务规范提供配送服务,拉扎斯对合一物流的配送过程进行监督、管理,并结算相应的服务款项。拉扎斯公司为吴某某在平安上海公司投保了平安个人责任保险(特约)一份。

图为2020年“创客中国”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全国总决赛24强项目展示。阚力 摄

黄乐平建议,员工为了维护自身权益,也应该有一定的“法律常识和证据意识”。

黄乐平:“现在平台有很多种用工方式,但是多数的平台用工方式中有一个很重要特征,就是去劳动关系化,平台不希望和外卖人员之间建立劳动关系,除了要规避外卖人员有可能造成对第三人的侵权损害赔偿之责任之外,最主要的是要规避平台对于外卖人员的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和经济补偿金这些劳动义务,借此降低平台的运营成本。”

在保险公司先行赔付后,剩余部分的赔偿款如何进行赔偿?本案外卖小哥与平台的运营商之间已经构成了雇佣关系,那么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是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所以根据法律的规定,平台运营商应该对行人承担赔偿责任。因本案的外卖小哥在事故当中是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可以认定其是存在重大过失的情形,那么依法也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20年“创客中国”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全国总决赛成果展示。阚力 摄

孙立琴介绍,本案中,小王经注册成为该平台外卖员,在完成任务后由平台支付相应报酬。其实已经属于雇佣关系。注册当天,外卖平台还为小王投保了个人责任保险,第三者人身伤亡保险限额为10万元。所以法院裁定,平台与外卖小哥之间,构成雇佣关系。

“不可能是一单一单地跑,可能是两三单地跑,为了抢这个时间,车速就必须要稍微提一下,否则会影响考核,影响用户期望值,工资是根据你当天的单量来结算的。”

声明指出,四国对吉尔吉斯斯坦当前局势深感不安,吉尔吉斯斯坦的稳定是区域安全和中亚地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作为友好近邻,四国呼吁吉所有政党和社会组织共同努力,按照宪法和法规解决相关问题。

“大大小小的事肯定是难免的,大家都赶时间,超时扣30%。”

此时法院通常认为,外卖平台作为居间服务提供者,不承担赔偿责任。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6月宣判的一起案件中,二审改判外卖平台“饿了么”无需为外包骑手导致的交通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宠物犬猫兔多联多价疫苗和亚单位疫苗研究及产业化项目(宠物类疫苗),是唯一入选2020年“创客中国”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24强的河南本土项目。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合一物流应对朱女士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拉扎斯公司与合一物流实际均从“饿了么-蜂鸟配送”服务中获利,故拉扎斯应就朱女士的损失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日前,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法院就审理了一起外卖员撞伤路人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案。

该项目团队成员曾胜告诉记者,目前该领域在国内相对薄弱,以进口器材为主,他们项目的目标就是能够快速填补这方面的空白。“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快速量产,给更多运动受伤的人,带去好的国产产品。”曾胜如是说。

外卖平台限定的送餐时间越来越短,为了完成任务量,外卖骑手超速、闯红灯、逆行的现象越来越突出。近几年外卖员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呈上升趋势。

另悉,大赛举办以来,累计参赛并入库项目58799个,参与机构365家、专家1420人,为中小企业和创客提供了交流展示、产融对接、项目孵化平台。

最终,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付行人7万多元,在保险赔偿外,配送平台公司和小王,仍须连带赔偿2万多元。

外卖员小王认为,行驶过程中车速过快确实存在一定的责任,但也是想抓紧把外卖送到客人手上,这难道不应该由平台负责吗?

黄乐平:“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劳动权利?现有条件下,通过诉讼来解决劳动权利问题是最有效的,所以劳动者也需要有一定的法律常识,特别是需要有一定的证据意识,就是在和平台建立员工关系,要把所有的平台对于外卖员的承诺涉及到相关的书面材料和相关证据材料,妥善保存好,一旦发生这些问题,应该及时向专业法律人士求助。”

交警认定小王驾驶电动车车速过快,未注意观察路面情况确保安全,负事故主要责任;行人老杨违反规定横穿道路,负次要责任。因为就事故赔偿问题僵持不下,行人老杨将外卖平台、外卖小哥都告上了法庭。

外卖平台则认为,虽然事故是在送餐途中发生的,但主要原因是小王车速过快和行人横穿马路,与平台没多大关系,而且公司也从未和小王签订过任何劳动合同及雇佣合同,不属于劳动关系。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推进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对于打造发展新引擎,增强发展新动力,以及当前稳就业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完)

(长江日报记者贺亮 通讯员武经宣 张莉)

2020年“创客中国”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全国总决赛24强项目展示。阚力 摄

上述项目团队成员吴洪超表示,国产宠物系列疫苗相对较少,目前中国市场以进口为主。“唯一入选大赛24强的河南本土项目,也是对我们8年辛勤研发的认可。”

2019年12月,浙江湖州的外卖小哥小王在送餐过程中,撞上了横穿马路的行人老杨。

展会上,刘比建、尹凯、刘洁、龙勇、安力、方俊、胡平、王子怡、肖兰、姜国成、任炜、朱明、沈松柏、沈邦汉等20多位武汉重量级工艺美术大师带来的作品堪称武汉的城市瑰宝,惊艳全场。

高能量密度可循环技术锂电池项目,亦是当日大赛成果展的亮点。“通过一个负极改性和整体体系优化的方式,将电池续航提升40%。”该项目负责人李楚冰说,这款可商业化、可量产的电池主要用于5G移动终端,解决续航痛点。

被外卖平台限定时间要求快点送,真要出了事故,外卖平台能说自己很无奈,但没有责任吗?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黄乐平介绍,如今很多外卖平台都在尝试“去劳动关系化”,为的就是少担责、降低运营成本。

专家:员工应有一定的“法律常识和证据意识”

9月11日,武汉工艺大师组团参加在广州举办的第三届粤港澳大湾区工艺美术博览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这是用生物可吸收材料制作,用于韧带损伤修复的医疗器械,它可以避免患者的二次手术。”运动损伤修复医疗器械项目是海南省入选此次大赛24强的创新创业项目。

吴洪超说,这让他及团队更加坚定信念,做好、做强国产宠物系列疫苗,与进口产品竞争。

法官:平台与外卖小哥构成雇佣关系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2020)苏01民终1513号判决书也显示,“饿了么”无需为第三方骑手造成的交通事故承担责任。法院认为,根据拉扎斯公司和来得吉公司签订的《蜂鸟配送合作协议》及《蜂鸟配送供应商打款委托协议》,能够确认双方是配送合作关系,双方在协议中约定来得吉公司的骑手与拉扎斯公司不存在劳动、劳务及雇佣关系,拉扎斯公司是受来得吉公司委托代为向骑手发放收益。法院根据上述证据材料认为拉扎斯公司与骑手无劳动、劳务及雇佣关系,其向骑手发放收益系受来得吉公司委托,对本次事故不承担赔偿责任。

记者了解到,“创客中国”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通过区域推荐、层层选拔,最后在全国总决赛活动中评出获奖项目,并组织项目落地,推动全国“双创”工作开展。

“饿了么”上诉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饿了么”订餐平台只是通过平台向各方媒体提供居间媒介信息,“蜂鸟配送”的业务实际由合一物流经营,送餐员也是由合一物流招募,配送供应商系依法成立且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朱女士要求拉扎斯公司共同承担合一物流招募的人员在执行工作内容时发生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缺乏法律依据,故改判“饿了么”无需担责。

居间服务的外卖平台无需担责

但是为什么没有认定为劳动关系?因为他们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并不强,外卖小哥可以随时跟平台解除双方之间的这种关系,所以它具有临时性的特征。平台也没有像普通的劳动关系一样,按月去发工资,而是以每完成一单任务直接支付报酬的方式去发放外卖小哥劳务报酬,所以认定雇佣关系更恰当。”

记者发现现场展出的楚漆汉绣、汉雕剪纸等众多精品,无一不是源于厚重的“楚文化”,现场一位广东籍客商看到刘比建展出的“九头鸟·鼓”后,为其华美的漆饰打动,当场出价好几十万元。

与此同时,外卖平台和骑手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也经常成为争议焦点。

大赛期间,2020年共举办“创客中国”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大赛区域比赛35场,专题赛17场,参赛项目数量较去年增长了60%。对接服务活动800余场,1300个项目获112亿元投资,115家银行为参赛项目提供近15亿元的授信,近500个龙头企业与900个项目达成合作意向。

吴兴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孙立琴表示:“行人去医院治疗,花费了4万多的医疗费,并且构成了8级伤残。事故当日平台为这位外卖小哥投保了个人的责任保险,事故发生时也在保险的期间内。事后双方就赔偿事宜未能协商一致,双方就起诉到法院来了。”

孙立琴认为:“当时外卖小哥主张他与平台之间构成劳动关系,应当由平台承担赔偿责任,平台则认为双方之间不构成任何法律关系,应该由外卖小哥自担风险,最终法院没有采纳双方的观点。法院认为双方是构成雇佣关系,因为外卖小哥是在平台上进行了注册,而且以平台的名义对客户提供服务,并在配送的过程当中也要接受平台相关制度约束,报酬也是由平台发放,所以他这些特征都是符合雇佣关系。

38岁的刘洁已接触面塑20年,从北京国际饭店的美工成长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成为南北兼蓄的“汉派”面塑杰出代表。“捏出来的四大天王代表着‘风调雨顺’,疫情后订单就暴增。”刘洁指着展出的一套“四大天王”面塑说,这一套的价格是19.8万元,而且供不应求,新下订单要到两年以后。

和平台一起被告上法庭

武汉的工艺美术曾是出口赚外汇的“大户”,新中国成立后,一批传统手工艺匠人凭借着卓绝的手艺,创作的龙船模型、汉绣、木雕、铜雕等工艺美术产品远销海外,“有着用‘小船’换回‘大船’的说法。”龙勇是家族祖传木雕船模的第五代传承人,改革开放前,他父辈制作的木雕船模就可以卖到500美金,当时国家用这些外汇换回了发展急需要的重要装备。

刘洁创作的主题人物多取材中国传统文化,长江日报记者看到展会现场摆放的独占鳌头、四大天王等面塑,制作十分精细,从人物表情到服饰的每一个细节精心刻画,刘洁面塑所用的颜色也格外大胆,艳丽而不失稳重,创作出的人物,传神写意,惟妙惟肖。

声明指出,四国始终支持吉尔吉斯斯坦人民追求团结、和平、独立发展与繁荣的愿望,愿通过促进经贸投资、交通运输、人文交流、边境合作等方式加深中亚地区合作。